拙鹤

【麦藏‖ABO】《savior》第二章
                                         浦岛之梦
wise man said,only fools rush in "
"but i 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
麦克雷赤身裸体地钻回被窝,发觉那个人的温度已经散尽,要靠自己重新捂暖,他湿漉漉的头发很快就把枕头浸湿了,被面和床单吸了水贴着皮肤,麦克雷并不在意,他舒舒服服地陷在床褥里,只觉疲惫迎面袭来。

麦克雷嗅到了残留的信息素,聚集在那个人用过的枕头上,很像酒但柔和像是烂熟发酵的水果,让人迷醉。

原本催情的化学物质变成了安眠的熏香 那属于omega的味道渐渐消散,而他的睡意渐浓

如果那个人还躺在这儿一定会在抱怨自己不擦干净就往床上爬并把自己踹下去…… 麦克雷恍惚间想到。

梦境中麦克雷回到了花村

樱花花瓣从岛田城里逃了出来在街道上铺上了薄薄的一层 ,如同粉红色的新雪,清晨尚未有人来践踏和扫除。
天刚泛青,平时还会有店家摆摊为开门做准备,此时街道两旁的店铺卷闸门禁闭 只是有些店家点了灯 被光映亮了的窗子 像是零星的方方正正的眼睛 在昏暗中窥探着热闹。

黑道大战机器人吗?真是一场好戏。

此时麦克雷正蹲在房顶上,聚精会神地监视这条直通双龙浮雕大门的街道。雪茄上的一豆星火是昏暗里的另一种光亮,麦克雷对这次任务秉承着绝不插手的原则,他
只要默默看着,回去应付下报告便好。

作为岛田组对头旁支的新兴帮派得到某未知组织的赞助,弄来了十几台战斗用智械并将其用在火拼中。谁知这群人不知天高地厚妄图用这些新科技挑战岛田家,岛田家几年不漏利爪尖牙就遭这样的轻视,也是家道中落
更大的可能是黑爪希望制造出一场小小的意外:帮派的头目伏在本家老大的脚下,语无伦次解释的小小意外:本就由智械发出的挑战状和失控的智械小分队冲破仓库大门闯上街道自杀式地直取岛田家大门。

最后,岛田会以此为由头,连根除掉长久以来的眼中钉,长久关注岛田组的守望先锋也会因此大动作,而分散些许注意力。

唯一的疑点是时间,挑战状用传真形式,标明时间在清晨 若要造出更大的骚动应在中午或晚上,恰逢人头攒动之际才对。

麦克雷的思绪回到眼前,思考这种事交给莱耶斯和莫里森那俩混蛋就好,我是来看戏的。

从远处传来闷雷似的声响,极目远眺,只见半人高的球体两两一排,以滚动的方式高速移动 不断卷起被污损的淡粉色花瓣至半空,眨眼间,便掠过麦克雷脚下的建筑物(一家居酒屋),并把其甩在身后。这古怪的方阵泛着金属光泽 在移动中连同残影 串成一条如同毒虫的白色直线。

岛田家仍没动静,在微弱的天光下和清冷的晨风中被戏称为龙宫的岛田城显得分外宁静,些许樱花花瓣飞出高高的围墙,四散在空中。

这时高高的城墙上多出了一个身影,天光没能照亮她的模样,只能见其长发和宽松的和服顺着凉风缓缓飘动,形成动态的剪影。若她脚下的岛田城是龙宫那此女便是乙姬了。

只见那剪影又动了起来 取下背上的弓 搭上叼在嘴里的箭,拉满,右臂顿时被青炎包裹,这蓝色的萤火随即附于箭矢之上,也映亮了他的脸……

利箭离弦

围墙之上,两条蓝色的巨龙交缠着俯冲而下,激起的气流掀起了街道两旁的粉色浪花,在气旋中,樱花瓣翻腾而上穿过巨龙虚空的身体在那团燃烧的青炎之中肆意飞舞片刻又徐徐缓缓落回地面,不发出一点声响。
但巨龙一旦接触来敌便将其四分五裂,白色的毒虫被从头到尾顺势劈开,停止移动。一时间爆炸声 电火花的噼啪作响不绝于耳。

双龙又飞回空中,在逐渐明朗的天光中逐渐消失,刚才发生的一切只在一瞬,此时再看远处,巨龙的主人还没来得及将弓收起,他站立良久,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为他沐浴,此时的他姿态庄严恍若神明

仿佛一眨眼就到了中午街道也好像是即刻恢复了活力,那已成破铜烂铁的球形智械被聚集在一处,路上行人视若不见。"好歹它们特意为你们选了时间……"
麦克雷心想"还不容易来一趟花村,买些纪念品回去才不亏",
便晃进花村礼品店,挑中一个纯白精致的八音盒,上面饰有樱花的浮雕,在这名不副实的花村,只有禁闭的岛田城里才有教人浮想联翩的花海和古色古香的建筑,这种态度让远远观望的游客以为天上的太阳都是从他们家院子里放出来的。
八音盒打开后漏出带滚轴的金属心脏,盒盖内侧附着一面小镜子。曲子是一首老歌,他很熟,却一时想不起歌名。

工作和兴趣使然,他问老板娘巨龙主人的名字。

"啊,你是说少主啊,他是新接任的头领,名字唤作……"
麦克雷心不在焉地盯着八音盒里的小镜子看,上面映出一个毛头小子的形象,有着年轻的胡渣和透着热忱的星目,但还没将回答听全,镜子中的影像就换成了毛发浓密邋里邋遢的大叔模样——二十年后的自己

麦克雷惊醒,潜意识随即将五彩斑斓的梦境揉成团丢进脑海的废纸篓。

"Hanzo…"他喃喃道。

评论(5)

热度(23)